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专家看点
专家看点
CAR-T治疗切忌“一窝蜂”,国际专家提醒:全程副反应管理是重点
发布时间: 2019-03-13     来源: 生物谷

随着肿瘤免疫疗法的兴起,嵌合型抗原受体基因修饰的T细胞(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modified T cells,CART)技术迅速发展,成为肿瘤免疫治疗的新手段之一。2012年迄今,CAR-T多次上演奇效,全球已有超过25个研究中心证实了其治疗白血病、淋巴瘤等疾病的有效性。2017年12月,中国首个CAR-T临床申请获得CFDA正式承办受理。一年多来,持续备受医患关注。那么,它究竟如何造福患者,国际上最新研究进展如何? 

2019年3月9日至10日,嘉会国际医院肿瘤中心联合美国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癌症中心,在上海主办“肿瘤创新疗法前沿大会—淋巴瘤与骨髓瘤的研究、实践、指南”大会,公布CAR-T等肿瘤前沿疗法的最新研究进展。嘉会国际肿瘤中心主任陈健行教授、副主任周莉莉教授主持会议,美国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副主任Ephraim HOCHBERG教授、淋巴瘤中心临床主任Jeremy ABRAMSON教授、多发性骨髓瘤中心主任Noopur RAJE教授、舒缓治疗主任Mihir KAMDAR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血液科主任侯健教授、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血液科王健民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血液科主任李军民教授、血液科主任医师糜坚青教授、上海血液学会副主任委员梁爱斌教授等20余位国内外血液淋巴瘤、骨髓瘤专家发表演讲,300余位肿瘤科医师与会学习,近千肿瘤医学行业人士及患者家庭在线收看大会直播。

CAR-T疗法如何作用于癌症患者?

CAR-T是一种细胞免疫疗法,利用人体免疫细胞来清除癌细胞,作用流程是先从癌症患者身上分离出其自身的免疫T细胞,在体外用基因工程改造的方式给它带上一个‘子弹头’,然后将带有“子弹头”CAR-T细胞回输到病人体内,进入体内后CAR-T细胞将大量扩增,消灭癌细胞。

中美研究进展:不是所有患者获准适用,目前仅复发难治性患者尝试

据世界影响因子最高的医学期刊《NEJM》同行评议文章统计显示显示,中国学者在CAR-T领域研究项目数量高达一百多个,超过美国。而截止目前全球共计54项骨髓瘤领域CAR-T研究中,美国占26项,中国占24项。可见中美两国学者在CAR-T研究的世界舞台上已经起到重大引领作用。但与此同时,与会国际专家仍提醒公众:科技进步鼓舞人心,但CAR-T研究尚在早期,还需相当的数据和经验积累,建议患者选择的时候不要“一窝蜂”。

上海嘉会国际医院肿瘤中心主任陈健行指出:“患者首先需要学会区分‘批准’和‘研究’,就国际上而言,CAR-T目前被‘批准’的适应症只在淋巴瘤和白血病,其在其他病种上的突破性进展令人兴奋,但还都属于‘研究性’,按照循证医学的原则,患者应当在被核准的疾病类型上来探讨是否能够选择CAR-T疗法。”

美国麻省总医院多发性骨髓瘤中心主任Noopur RAJE教授透露:“在骨髓瘤领域的CAR-T临床研究中,全球有200例患者入组,麻省总医院参与其中近30例,这些病例均主要集中在复发难治性的患者。他们往往已经接受过既往7到8线的治疗,也就是说对现有免疫调节药物、单抗、蛋白霉体抑制剂这些全部治疗失败,我们才纳入CART临床实验当中。我们需要更多的数据积累,来研究CAR-T治疗中至关重要的副反应发生,对其加以全程管理和控制后,才能将治疗对于患者的风险降到最低,获益升至最高。这是从临床研究到治疗实践之间的距离。”



    图2:参与肿瘤创新疗法前沿大会讨论的中美专家


能否真正获益,全程副反应管理是关键

CAR-T是细胞,不是药。其在人体内引起的炎症型副反应——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CRS)表现为体内所有细胞因子骤然升高,有可能导致病人一下子发烧、低血压、需要氧气等整个身体的变化,严重的神经毒性反应可能致认知障碍等,但都是可管理、可逆的。因此,对这些副反应基于充足经验的全程监测、识别、早期用药干预调控及后续长期复查随访就非常重要,这些能够改变甚至影响CAR-T治疗的效果。美国麻省总医院在此方面积累了相当的先行经验:现已完成的CAR-T临床试验在 1-1.5年间总体有效率高达90%,神经副作用发生率不足1%,严重CRS发生率仅有30%,并均得到了有效的控制,还通过全团队配合提供的预备及支持性治疗、重症监护、减痛、营养、体能、心理等全程舒缓治疗,在确保疗效的同时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

相关地,对CAR-T能否应用于门诊实践,该院癌症中心淋巴瘤中心临床主任Jeremy  Abramson教授回应:“每种CAR-T细胞不同,其结构和毒性就不同,疗效也是不同的。如果CAR-T想要在门诊来做,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之一,:第一,它不导致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且不导致神经毒性;第二,它所导致CRS或神经毒性是迟发的,也就是在输入后过几天才出现;第三,所导致的CRS或神经毒性不严重,不可能使病人进到ICU的程度,这使医生有调控其副反应的空间。”

据悉,作为美国麻省总医院的战略合作方,上海嘉会国际医院全面共享麻省总医院在CAR-T副反应管理相关的研究经验和最新成果,并已能够提供相关血液淋巴瘤、骨髓瘤患者以国际会诊、转诊方式或参与海外临床试验方式获得CAR-T治疗资源的机会。

相比其他海外医疗中介机构的服务,医院方面特别说明:现已建立(Global  Service Network)服务专项,与海外十余家开展CAR-T治疗服务的机构对接,帮助患者最高效地获地帮助。但嘉会医院作为一个医疗机构,不是以把病人送出国为目的,而是从医生角度帮助患者梳理病情,通过已有的与国内外相关院校及医疗机构的正式合作,共同判断他是否需要且适用该项新疗法,建议合适的去处,并全程参与其治疗前的病史整理,中期沟通,后期随访,以及回国后的医疗处理。对患者而言更为全面、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