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制药人跳槽心声:工作上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 2018-12-06     来源: 蒲公英

作者:小蜜金猴 来自:蒲公英

工作是个围城,进去的人想出来,出来的人想进去。远看光鲜靓丽,近看一团乱麻。只不过都在挣扎罢了。
——题记

今年满怀希翼的从原单位离职,进入现单位的注册部门。大企业,注册,我对我的下一任东家很是满意。一直对注册这个岗位比较崇拜,现在竟拿到了offer,心里小小的激动了一下呢。抱着学习知识,增长见识的想法,我与同事挥挥手告别,欢乐无奈~

对前公司的感情是比较复杂的,爱恨交织。我一毕业就来这儿了,这是我校园与职场的承接点,我接受的第一手的职业技能,为人处事等都是它交给我的,影响颇为深刻,当然,这也是离职后与现单位对比才发现的。

原单位经历过FDA, MHRA,体系没话说,平时处理工作时,没感觉到多大困难,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毕竟是工作,肯定有抱怨,加上大企业和岗位的诱惑,我从原公司离开。

我离职最大的原因是学习和发展,并不是为了工资之类的,我和现公司根本没有谈工资。因为原公司体系挺好的,让我误以为外边的公司都是这样的,因此我满怀希冀去学习东西。但这种天真的想法成了我痛苦的来源。关于现在的公司,且听我慢慢道来。

先不说质量体系方面,拿大环境的组织架构来说。我心向往的注册岗位,竟然是属于qa的一个小部门,这是对我的第一个冲击。以后的冲击数不胜数,就不一一列举了。

之前单位qa和注册是分开的两个部门,并且注册给人的感觉高大上啊。还有就是这什么都有冗长的办事流程,刚去时我的电脑连不上网,插了办公室所有的网线都连不上,所以我判定是因为电脑问题,而不是网络问题。

照之前的思路,我会直接打电话给信息部门,让他们派人过来维修,一般10分钟左右就能到位。然而在这,我必须让综合事务管理员报修,并且维修部门不会立马来哦,就像这个情况,我是下午报修的,但是人家维修部门上午已经把今天要干的活安排完了,最快也是明天才能来。结果就是因为上不去网,我等了三天,维修的人才来,并且你猜怎么着,是修网络的人来了,不是修电脑的,人家网络和电脑不是一班人马,人家看了一下之后说没问题,等修电脑的来吧!我很无语,其实电脑上不去网是挺小的一件事的,竟然浪费了三天,期间耽误了多少工作,后来是一位哥哥告诉我,应该是电脑没有Ip,找他们要个地址就行了,这件事才得以解决。这件事虽小,但是这是好多事的一个缩影,办事就是这么困难。

接着重头戏来了,就是他们的质量体系。我来的第一周就赶上了一个小国家的认证。认证期间每个人都很忙,但又都很乱。就拿传递文件这件事,刷新了我的认知。他们把感觉检察官会看的文件都放在一个大会议室,没有文件传递记录,万一丢了怎么办,我心里很是担忧。并且找文件很慢,竟然准备了一个作废版本的文件给检察官,检察官问了一个批号问题,竟然动用了质量经理去查找。传递信息不是靠网络,竟是靠跑腿传递...一系列和我之前呆的公司一点都不一样,之前公司过FDA等大的认证时,一切都井然有序,每个人各司其职,团结高效,省时省力。

关于我的工作,又是一个失望,我理解的注册是在原单位看到的注册,编写注册文件,追踪法规更新等,但在这我竟然是准备外国审计,管理外国审计的CAPA,还有收集注册资料和翻译。就拿收集注册资料来说,可让我犯了一个大难,我会为了找到一个验证文件,在档案室翻半天,真的半天,因为文件归档台账没有写位置,我要在档案室大海捞针...为了要一个文件的word版,去找文件起草人,有时文件起草人辞职了,word版也找不到了...有时候纸质版文件压根没归档,更找不到了。甚至一个文件引用的另一个文件是不存在的,把文件暗改是很正常的,我是来这之后才知道什么是暗改...在收集资料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五花八门,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不发生的,并且在要文件时还要低声下气,忍受别人的不耐烦...在处理这些琐碎的事情上,我感觉离注册十万八千里了。

两家公司质量对比,前者更胜一筹。我在交谈时总会时不时透露以前公司怎么处理,我天真的以为可以改变,但我还是太天真了,呆了几个月后,我觉得我快绝望了,改变只靠我一己之力是万万不行的。他们有多种借口做不到。

真的不知是否该继续在这呆下去。好多人劝我双休,不加班,挺好的,就这样吧。可是自己内心在想,难道我每天都要这样过下去了吗,每天都很繁琐,不开心。特别怀念之前的单位,但与前同事交谈,他们也不开心,各有各的难吧。我只是走的时间长了,忘了之前的苦罢了,随着时间的过滤,记忆只会留下美好的东西...辞职找了别的,会不会更糟?纠结!

离职教会我的二三事

跳槽前一定要打听好对方公司的状态,不要被表面蒙蔽了双眼

一个好的体系特别重要,不需要什么个人优秀主义,体系好了,才是王道
不要轻易离职,离职后不要总拿前一公司和现在公司比较,吃亏的是自己,虽然忍不住...
......

那我到底该怎么办,何去何从,望高人指点迷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