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专家看点
专家看点
付明仲:医药流通现三大洗牌,转型势在必行
发布时间: 2018-11-05     来源: 赛柏蓝

    医药流通行业正迎来三大洗牌,传统低效率的企业会被迫出局,必须要走向以信息技术为引导的转型之路,才有远景和未来。

  改革开放40年,在政策、市场巨变背景下,医药流通行业目前面临的困境和机遇在哪?企业应当怎样进行思考、选择和行动,这不但关乎发展的问题,更关乎生存的问题。
 
  为此,赛柏蓝总裁韦绍锋访问了国药控股原总经理、现中国医药商业协会执行会长付明仲。
 
  付明仲认为,医药流通行业未来迎来三大大洗牌――由并购带来的“企业对企业”的洗牌、由跨界融合带来的“行业对行业”的洗牌、由技术发展带来的“时代对时代”的洗牌。最终,医药流通行业将由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变成为技术密集型、人才密集型的高科技产业。
 
  ▍市场已经洗牌,2500家企业出局
 
  在“两票制”、药品流通大整治等政策下,很多人判断医药流通业将出现批量倒闭潮,行业集中度会不断上升。但国家药监局发布的2017年度“药监统计”中,医药流通企业数量几乎没有下降。这令不少人感到疑惑,市场到底有没有在洗牌。
 
  对此,付明仲认为,医药流通行业集中度确实在提升,目前企业数量虽然还是1.3万家,但实际上,已有2500家左右出局了。总数量上变化不大,主要是另一批创新型的药品流通企业又成立了,这刚好填补了传统企业出局带来的空缺。
 
  付明仲表示,从数据来看,国控、华润、上药、九州通四家全国性流通企业,2017年占据了38.2%的市场份额;另外30家区域性医药流通企业,占据了23.1%的市场份额,其余的占39%的市场份额。
 
  可以说,前34家医药流通企业,市场集中度已经达到了61%以上,与上一年同期相比,提升了8个百分点,行业集中度提升明显。
 
  ▍信息技术引领,是转型的关键
 
  在以技术为驱动力的时代大洗牌,改革和转型是每个医药流通企业必须面临的事。那么,怎么改?朝哪个方向改?有谁改的比较好?
 
  付明仲认为,从营销网络来看,四大医药流通企业中的国控和九州通基本都实现了全国各省百分百的覆盖,上药和华润基本也分别覆盖了28个省以上。这四家企业的转型会辐射全国,对其他企业有一定的带动作用。
 
  付明仲总结,上述四大医药流通企业转型有以下两个特点:
 
  一是信息化建设得到提升,企业由传统的分销企业转型为现代医药流通企业和医疗机构的服务提供商,主要表现在企业对智慧物流和智慧医疗供应链的打造。
 
  资料显示,国药打造了一套现代医药智能物流中心。在整套系统中,立体仓库与订单拣选区域相衔接,配有流畅的输送系统、成熟的高速分拣系统,形成了较为稳定的仓储运行系统,可以说是一个在作业自动化、管理信息化、流程标准化等方面都达到一流水平的现代医药智能物流中心。
 
  九州通在此方面也有所布局:据九州通2018年的半年报显示,公司为上游客户云南白药集团和天士力制药等公司开发了医药物流信息管理系统,并提供了大型的医药物流中心的规划集成方案,取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二是服务模式得到改变,由批发企业向批零一体化发展,零售连锁企业向更专业化的专业药房发展。
 
  目前,上述四大医药流通企业都在凭借品种及价格优势布局DTP药房:其中,上药并购康德乐中国,整合了康德乐的DTP药房业务,使其在DTP药房领域的优势更为明显。
 
  上海医药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公司下属品牌连锁零售药房1981家,其中,直营店1324家。此外,公司拥有医疗机构院边药房50家,DTP药房77家。其中,公司收购康德乐中国业务后,正式启动了与康德乐中国DTP药房整合工作,这将进一步确立其国内最大新特药DTP服务网络地位。
 
  ▍医药流通行业,面临三大困境
 
  但显然,转型不是说转就转的,目前,医药流通行业仍然存在转型的桎梏尚未解决。
 
  付明仲向赛柏蓝坦言:如今,整个行业都在按照商业部的药品流通十三五规划纲要进行信息化、标准化、集约化发展。但是,政策上的障碍、细分行业标准的缺乏,以及人才的匮乏,仍然是医药流通行业面临的三大困境。
 
  首先,信息的互联互通存在政策障碍。付明仲举例:因为政策没有放开,每个企业到各地开展物流业务要重新注册公司,需要有独立的法人资格,也影响了整个核算的架构。受此影响,现代医药物流的全国统一市场很难形成。
 
  其次,缺乏统一细化的行业标准。付明仲表示,目前很多企业都有内控标准,但行业标准明显缺乏。为此,中国医药商业协会近年来以一些企业的内控标准为基础,逐渐推出了一些行业标准。同时,不断对这些标准进行细化和完善。
 
  比如在“十二五”中,协会制定了“药学服务标准”,但当时没有细化;目前,协会将其继续细分,细化到“慢病药学服务标准规范”“DTP药学服务标准规范”“特殊药品服务规范”等,可执行性更强了,对行业的促进作用也将更明显。
 
  再次,高端人才的匮乏。如今,医药流通行业正在向技术、人才密集型行业转型,在转型过程中,高端的医疗供应链人才十分缺乏。如截至2017年年末,国家药监局数据显示,执业药师的数量近41万,但注册率只有51%,也就是说只有20万的注册药师在从事药学服务,但他们的文化水平、专业能力参差不齐,也不具备医药供应链的跨界整合能力,久而久之,不利于提升行业服务能力,提高行业运作效率。
 
  在人们的固化印象中,医药流通行业似乎就是一个传统的,滞后的,迟钝的劳动密集型行业,但现在显然不是了。
 
  付明仲表示,在这个信息技术主导的行业大洗牌中,谁在创造、谁在创新,就有可能引领一个新模式,就有可能抓住行业的头部资源,不断成长壮大。
 
  她相信,医药流通领域的“三大洗牌”,会一直持续下去。